Fateful Night

fsnha.exblog.jp ブログトップ

<   2008年 02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英靈] ランスロット

真名:ランスロット

等級:狂戰士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出典:不列顛(亞瑟王傳說等)

原文/英文:Lancelot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解說:蘭斯洛特爵士(Sir Lancelot),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狂戰士的英靈。他是一個在亞瑟王傳說等故事中出現的人物,圓桌武士的領袖。聲望極高的「背叛騎士」。

蘭斯洛特是統治法國某處的領主‧班(通稱貝諾克的班王(King Ban of Benoic)之子,而雙親很早就過世了。他是由被稱為湖中仙女的妖精撫養長大,所以蘭斯洛特別號「湖之騎士」。成人之後的蘭斯洛特為了修行而渡海到了不列顛島,並遇上了亞瑟而成為其麾下的一員騎士,後來更成為知名的圓桌武士。據說在騎士競賽之中,不論劍術、槍術或騎術都無人能及,是位相當出色的騎士。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據說蘭斯洛特的愛劍(Aroundight)是一柄不易磨損的利刃,而他曾用這把劍殺害了同樣身為圓桌武士一員的高文爵士的三個弟弟加里斯(Gaheris)、加列斯(Gareth)、亞格拉賓(Agravain)。有傳說說他是亞瑟王王妃桂妮薇出軌的對象,而蘭斯洛特是怕高文的三個弟弟向亞瑟王告密才殺害他們的。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據說蘭斯洛特也是撲克牌上梅花J人像的藍本。

繼續閱讀...
[PR]
by tw_adam | 2008-02-29 00:56 | Fate/Zero百科

[寶具] アロンダイト

寶具名:アロンダイト(無毀なる湖光)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所有者:狂戰士的英靈蘭斯洛特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原文/英文:Aroundight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解說:亞瑟王「圓桌武士」中最強的騎士、同時也是亞瑟王的忠臣‧蘭斯洛特爵士的佩劍。

不過,在亞瑟王傳說之中都並未提及這把劍的名字。而某些作品中提到的,蘭斯洛特手持這把劍救出王妃桂妮薇這段劇情,當然也不存在於圓桌武士的故事之中。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關於這把劍的拼法,可以發現有Arondight、Arondite等各種不同的說法,這裡暫且以凱斯‧庫利基(Caius College Ms)版的中世紀英國詩篇《畢維斯爵士(Sir Bevis)》中記載的「Aroundight」為準。而這個作品也是將首次稱呼這把劍是蘭斯洛特的佩劍的關鍵作品。在這詩篇之中,蘭斯洛特本人並未出現,而是畢維斯爵士得到了這把劍之後將其交給兒子蓋爵士(Sir Guy)。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順帶一提,這個詩篇中提到Aroundight是蘭斯洛特用來擊殺火龍的劍,所以蘭斯洛特能剋住身為龍種的亞瑟王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狂戰士的英靈‧蘭斯洛特的寶具。在聖杯戰爭最後的最後才使用的,完全屬於他自己的寶具。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這是一把與聖劍Excalibur一對、出自同源的神造兵裝,只有最高階的騎士才有資格佩帶的榮耀之劍。精靈託付給人類的至極寶劍。

但是在蘭斯洛特斬殺同胞的親人(應是指高文爵士的三個弟弟)之後,它從聖劍墮落成了魔劍。加上第四次聖杯戰爭中蘭斯洛特是以狂戰士的等級出現之故,劍身覆滿了怨念形成的魔力而一片漆黑。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劍的設計有部分與Excalibur相似,刻有非人類所鍛造的印記—妖精文字,其色調由紅色及黑色組成,劍柄部分纏繞著鎖鍊。在月光的映照下刀刃的光輝有如湖水。

它是一把不論遭受任何打擊都不會損壞的劍,強度足以和Excalibur匹敵。拔出這把劍之後的蘭斯洛特的劍技與威力都大幅提昇,得以壓制住セイバー,據說就算セイバー的狀態百分之百完好也不一定敵得過這樣的蘭斯洛特。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但是,這種狀態下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故事中就是因為間桐雁夜無法負荷導致蘭斯洛特因失去魔力供給而失控,進而將儲存的預備魔力給一下子消耗掉,讓蘭斯洛特最終突然無法行動而敗給セイバー。
[PR]
by tw_adam | 2008-02-22 21:39

[武器] スパタ

Sparta。斯巴達。第四次聖杯戰爭中,騎兵的英靈‧亞歷山大征戰時愛用的劍,平常都放在腰間的劍鞘內。作中以「賽浦路斯人(Cypriot)之劍」稱呼。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這是由賽浦路斯人的王所獻上的劍,是柄有著豪邁外觀的寶劍,劍柄處有著獅子的雕刻。雖然沒有寶具一般的魔力,但卻相當堅固且比外表看起來要輕上許多,能夠靈活地運用。實際上亞歷山大也是用這把劍將アサシン投來的飛刀給擊落的。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另外,在召喚「神威の車輪」時也是用這把劍切開空間,不藉由「王の軍勢」召喚布克法盧斯時也是用的也是斯巴達。不過,這究竟是因為這把劍本身的功能還是亞歷山大自己的能力,這點在作品中則未提及。
[PR]
by tw_adam | 2008-02-22 21:06 | Fate/Zero百科

[用語] 流動

遠坂與愛因茲貝倫的魔術師所擅長的魔術之一。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一般而言,將魔力注入到自身肉體以外的物體上時會造成該物體某種的變化,直至魔力消耗掉;也就是說魔術的效果只是暫時而非永久的,但只要將魔力流動便可以使其永久有效。
[PR]
by tw_adam | 2008-02-22 21:06 | Fate/Zero百科

[禮裝] 月靈髓液

ヴォールメン・ハイドラグラム(Volumen hydrargyrum?)。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凱尼斯‧厄爾梅羅伊‧阿契勃最強的必殺禮裝。
擅於流體操作—風與水兩種屬性共同的特性—魔術的凱尼斯將其魔力注入於水銀之中使其能夠隨意操作,不僅可以自由地變換型態,而且不論攻擊、防禦、或是探敵都不成問題。

‧指定攻擊
隨著凱尼斯的命令立即攻擊目標。在作品中多以鞭狀型態採取攻擊,實際上也能夠變換成刀或槍的型態。高壓高速動作下的水銀,在接觸目標的前一刻會將前端變成像剃刀一樣的刀刃狀,其威力連鑽石都能夠輕易地切開。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自主防禦
展開成薄膜狀後雖然厚度連一公釐都不到,但卻可以擋下地雷或是機槍的掃射;甚至還能夠比這些武器快一步進行防禦,這項功能在大樓倒塌時保護了凱尼斯兩人。
雖然薄膜狀態下可以擋住機關槍,但卻擋不了切嗣的「鬥爭者(Contender,美國湯普生公司生產的手槍名)」,所以在面對兩者的混合攻擊時即變換成一叢倒刺來破壞9釐米子彈的彈道,並在接觸春田.30-06步槍子彈的瞬間用倒刺將子彈給包住,形成物理上的封鎖。
不過,由於需要讓所有倒刺都擁有能夠擋下槍彈威力的強度,所以需要耗費相當的魔力。
不過話說回來,凱尼斯設計這個禮裝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為了對抗現代武器,而是用來對付Gandr或靈刀等魔法性攻擊之用。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自動探敵
將無數的水滴做為探知器灑向各處以進行大範圍的偵察。由於其為液狀且體積極小,所以甚至可以從鑰匙孔中侵入內部。這個狀態下,月靈髓液擁有高度的觸覺,能夠辨識聲音及溫度的變化。
最大的偵察範圍不詳,但至少可以在城堡的一整層中進行完整的搜索。

‧缺點
由於其高超的觸覺能力僅限於聲音及溫度等資訊之上,所以只要設法將人體的相關反應改變之後就無法探查出來。
另外,其藉由水銀壓力形成的型態快速變化則是造成其攻防上優缺點之原因。舉例來說,在鞭狀的攻擊型態下,能夠快速移動的只有其底部,其前端的速度僅是藉離心力形成之故,動作相對單調;在10公尺的距離下,像切嗣這種擅於近身戰的人就能夠看穿其攻擊。
能夠快速轉換成薄膜狀的防禦型態是由於球體獲得了最大的壓力,而一旦成為薄膜狀之後就無法以球體轉換成薄膜狀的速度進行變換,是故其無法立即對應在薄膜狀態下無法防禦的攻擊。
※本文出自Fateful Night。
‧其他
除了攻擊、防禦、探敵之外,還可以變成像盤中伸出許多觸手一般的型態做為升降梯之用。
月靈髓液不使用時裝在大的瓷瓶之中。凱尼斯將其夾在臂中帶著走,這是由於他使用了減輕重量的魔術之故;雖然水銀只有區區10公升,但重量卻有差不多140公斤。
[PR]
by tw_adam | 2008-02-22 20:53 | Fate/Zero百科

放假——Fate/Zero Vol.4閱畢

過了四個月漫長的日子之後,我終於從中華民國最北端的領土回來了。才回來一天我就立刻去領Fate/Zero第四集來看;一看之後發現,果真如奈須所言,前三集不過只是前戲罷了,第四集中以極快的速度把整個故事帶到了結局。

與セイバー一戰之後失去戰車的亞歷山大以「王の軍勢」挑戰基加美修,但卻在其「天地乖離す開闢の星」一擊之下就消失無蹤,顯示了英雄王對界寶具的強悍,而亞歷山大最後在向基加美修特攻後還是不敵而敗;另外,對亞歷山大與韋伯之間關係的描寫個人以為可說是「Fate/Zero」作品裡面相當不錯的部分,它給人的感覺在Fate系列裡面是比較與眾不同的。

而相對於這場對決,セイバー與バーサーカー,即亞瑟王與蘭斯洛特的戰鬥就顯得沒什麼,主要是描述亞瑟王內心的掙扎,而且蘭斯洛特寶具的真名到最後也只知道一個。セイバー對基加美修的戰鬥也是中途(應該說剛開始比較對?)切嗣跑出來命令セイバー破壞聖杯之後就沒了——雖然這是為了接上Fate/stay night的劇情。

那麼,在剩餘的假期之中,我會想辦法多更新點東西。
[PR]
by tw_adam | 2008-02-03 20:43 | 碗茗爐煙

見せかけの自分はそっと捨てて、ただ在りのままで。


by tw_adam
クリエイティビティを刺激するポータル homepage.excite